今天是:今天是 2020年02月08日

翻山越嶺數十春秋 找礦路上不斷前行

發布日期:2019-10-24 瀏覽次數:382


■ 汪有紅 本報記者 方盼亮 文/圖

         84歲的陳達源老人家中有三件寶:一個羅盤,一把地質錘和一個放大鏡。作為一個跟地質勘探打了近60年交道的地質專家,他帶著這地質“老三件”翻山越嶺、風餐露宿,查找出了大大小小數十個礦床。如今,當他看著年輕的地質人帶著筆記本電腦、GPS定位儀和數碼相機這地質“新三件”時,不僅感慨起曾經的歲月,更感嘆地質工作天翻地覆的變化。

難忘野外尋礦艱辛

         陳達源于1957年從南京地質學校畢業后便被分配到華東地質局,不久就被派往374隊(中蘇技術合作揚子江中下游銅礦普查隊)一分隊,從此便帶著他的地質“老三件”開始了漫長而艱苦的地質找礦工作。

          “上山帶饅頭,下山帶石頭”,“上山一身濕,下山一身汗”。在陳達源老人的記憶里,這是當時野外找礦的真實寫照。當時剛走出校門的陳達源頭戴大草帽,腳穿反毛牛皮鞋,包里帶著“老三件”,剛開始時還覺得很新鮮??墒菐滋煜聛砭桶l現,地質找礦不僅很辛苦,還很危險。

每天早上天剛亮就出發,攀陡崖、劈荊棘,做測繪、采標本,餓了啃饅頭,渴了喝山泉,一天下來翻山越嶺幾十里,滿臉土灰。晚上下山后,運氣好能找當地百姓家借宿一宿,很多時候卻只能找個破廟山洞湊合一晚。只是此時還不能停歇,得做統計、寫日記。一根棉線在地圖上的各個點彎來繞去,拉直了一量,按比例換算,就是一天的行程。

          野外荒無人煙,地形復雜,滿眼都是叢林荊棘,身上劃傷摔破是常事,有時還會遇到毒蛇猛獸。陳達源記得,有一次他們準備收工下山時,眼前卻被一條大河截斷了去路,水面渾濁,也不知道水到底有多深。此時,天色已完全暗下,干糧早已吃完,四處還不時傳來野獸的嘶叫聲,有幾個年輕的隊員嚇得大喊救命??煞綀A幾十里都沒有人家,根本無人應答。無奈之際,幫忙開路的工人提議大伙把草帽摘下做成火把,以防野獸來襲。隨著時間漸漸過去,草帽也快被燒盡,再等下去只會更危險。陳達源和大家一商議,決定去探探水深。陳達源和工人把衣服脫下來頂在頭頂,舉著火把過河。四五月的夜晚,河水還很冰涼,陳達源兩人在水中瑟瑟發抖。幸虧河水只有齊胸深,大伙在等他們順利到達河對岸后才紛紛跟著趟水回到了大本營。

          1962年,374隊被合并,陳達源來到321地質隊,原本以為這里的條件會好些,但從隊友口中他才得知,其實大伙的條件差不多。在陳達源隊友的記憶里,321地質隊建隊初期,鉆機進山時,大伙把鉆機拆散一點一點地搬到山里去,每次鉆機搬遷都像一場戰役,大家肩負重擔,穿越荊棘叢林,本來就破的衣服被劃得破爛不堪,有的身上被刺得鮮血淋淋。而且當時隊里還沒有房屋,他們只能住在附近的老百姓家中,把老百姓家的豬舍打掃打掃,搭張床就算是宿舍。后來隊上號召大家自己動手建造家園,用茅草和竹子搭建了100多間房子,這才算是有了辦公室和宿舍。

喜見地質事業發展

         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以前,我國的很多地質隊都是跟前蘇聯的專家學習,采用“矽卡巖型”的理論體系找礦,以地表礦為主。但隨著前蘇聯專家的撤出,地質隊開始探索自主的找礦模式,321地質隊的常印佛院士就在工作中提出“層控矽卡巖型”新的理論體系,認為底層本身就有礦,我市就是應用這套理論在礦區底層找到了礦藏,其中就有獅子山銅礦(現冬瓜山銅礦)。

1975年,獅子山銅礦(現冬瓜山銅礦)礦區找礦工作開始施工,陳達源作為技術骨干帶領隊員在此進行深部找礦。只是當時他們只有一臺能打500米的鉆機,面對陌生礦區帶來的挑戰,能否順利找到礦藏還是未知?!暗谝豢状蛄?00多米,沒見礦,大伙有點沮喪,但那時通過對地質情況的研究,我心里有了底,覺得沒問題?!庇谑顷愡_源等人完善鉆孔方案,借來油壓600米的鉆機,繼續往下打,終于在第二孔打至1000余米深處成功發現礦藏,這也創造了當時鉆孔最深記錄,全隊上下一片歡騰。

         如今,隨著理論體系和技術設備的不斷提升,陳達源當初打到1000米深度就很困難的鉆探工作現在已變得稀松平常,目前打到的最深孔2463.77米更是創下了皖南地區的記錄。隨著找礦工作不斷地向更深層處掘進,更多的礦床也被探明。如今,在一代代地質人的努力下,321地質隊已探明了大中型礦床20多座,累計提交銅儲量350多萬噸、金金屬量150多噸、銀金屬量1300多噸、硫鐵礦礦石量2億多噸、水泥灰巖等非金屬礦石量近120億噸,為銅陵有色工業基地、建材工業基地以及銅陵市的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從1957年畢業參加工作到1995年退休,后又作為老專家返聘到321地質隊繼續工作多年,陳達源早已從當初意氣勃發的青年變成了滿頭白發的老者。如今的他雖已真正退休,早已不用操心地質隊里的工作,但沒事時還總愛和老隊友到隊里去轉轉,看看新人,敘敘舊事。

“當初我們那一代人找礦時靠的是精神和體力,后來的一代靠的是能力和技術,現在的年輕人則更多的是靠智商和科技?!标愡_源笑著說,當初他們在地質隊的主要工作就是找礦,而現在不僅在找礦,還在修復廢棄礦山,進行工業固廢處置與資源化利用等多方面工作,走的是轉型發展的路子。作為一名老地質人,他很為自己能見證并經歷這樣的變化感到驕傲,也相信更多的荒山會在一代代地質人的不斷努力下變成一座座資源豐富的“寶山”。


新快3走势图淘宝 百家乐平台 上海期货配资融资 重庆幸运农场全天计划 我要下载波克棋牌 辽宁福彩35选七哪年开始的 管家婆资料大公开 四川快乐12开奖号码走势图 江西11选5任五遗漏 快乐扑克投注方法 竞暴捕鱼红包版